【青浦文学】 泡 面

泡 面

映 荷

书桌上,不知又被放上了什么东西。除了书,其余的东西,我觉得不应放在此,那绝对是侵占。走过去,那东西竟然是两包泡面――“快乐”牌美味肉蓉面。感觉这种泡面都已消声灭迹了,难道还在江湖?一边冲着咖啡的老公一边笑着告诉我,这可是我们小时候接触到的最早的泡面啊!这位泡面包装收藏家又开始发表他的高谈阔论,而我无心聆听,只偷偷拿上一包,撕开了纸质的包装,也撕开了我的回忆。

那年我十四,上卫校,那时候不像现在,交通方便,家家户户都有轿车。住宿在青浦沙埭浜路的“青浦卫校”(现早已改名,变成青浦卫生人才培训中心,地址也前往华科路了。),最初实行的是每周六天的上课,学校还是仁慈的,周六下午会早早放学,以方便学生乘公交车回家。十四岁的农村女孩,离开了父母的羽翼,第一次独自面对外面的世界。记得第一晚,我偷偷地拉起被子抹了一晚的眼泪。那时候,同宿舍的不仅有我们班的,还有商业班的同学,大家都是羞涩、腼腆的。第二天,晚自修结束后,我早早爬上我上铺的床,独自发呆,独自想家。突然,下铺发出“�O�O�@�@”的声音,是一种东西在塑料袋中相互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一股香味在宿舍中飘出。有一个脑袋从我的床沿探出,“这个干脆面,你要不要来一点?”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我的下铺,齐耳的学生头,有点黝黑的皮肤,额部上还有几粒跳跃的“青春美丽嘎啦豆”,带着一副眼镜,眼镜的度数估计有点深了,镜片上一圈一圈的。“下来吧!我们一起吃吧!”她的盛邀使我难以推却,我爬下了床,坐在了她的床上。然后她也同样盛邀了别的室友,我们八个女孩挤在面对面的两张床上,一边分享着来自她的“小浣熊干脆面”,一边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的亲切交流,我们说着来自哪个小镇,哪个村落,喜爱的明星;我们分享着各自初中最有趣的初恋和暗恋,最后还按照年龄大小,排了老大、老二……直到熄灯的铃声响起,我们各自才回到了自己的床铺。那晚,我没有抹泪,我有的是一种亲切感和嘴里仍意犹未尽的干脆面鲜香味。

卫校三年级,原先宿舍的人早已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商业班的同学回到家乡去实习,而我们几个卫校的又重新组合了。青西片区的同学安排在朱家角人民医院实习,住在医院的宿舍楼。青东片区的我们被安排在那时仍在青安路的青浦区人民医院实习,回学校住,整个宿舍楼就显得空了很多。那天傍晚,当我睡得有点迷迷糊糊时,突然胃部开始痉挛,无奈之下,我蜷缩着身体,发出了呻吟声,同宿舍的萍发现了我的状态,摸着我的头问我病史,最后她诊断出,我因昨晚上夜班,今天早餐和中餐都没吃,所以胃在提抗议呢?她问我,可有什么吃的?我窘得摇了摇头。“我给你泡包泡面吧!”对于那个从农村出来的我们,那个年代,一袋泡面也成了奢侈品。当我接过萍递过来的这碗面,我的喉咙和眼眶都有了湿润的感觉,我记得那一袋是中萃雪菜牛肉面。

从卫校毕业已二十余年,泡面已被列为家中最不健康的食物。只是家中老公酷爱收集泡面包装纸,总是想方设法去购买成品,所以偶尔的时候也会将面饼煮食,其余料包则弃之不用。直到有一天,被18岁的儿子发现我在偷偷地吃着没有料包的泡面,他笑着看我,而我就讲起了我的泡面故事。

作者:映 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