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惊现“卖肾车间” 多方分赃一只肾利润37万(5)

一个偶然的机会,创业失败欠下债务的李伟发现,有人在网上购买人体肾脏,迫于债务压力,他萌生卖肾还债念头。

4月初,李伟在网上不断发消息,联系买肾的组织。不久,一名江苏男子自称买肾中介,与他通了多次电话。经江苏男子介绍,随后李伟与武汉一个贩肾团伙负责人“徐哥”接上头。在向“徐哥”确认卖肾意愿后,李伟被人带到汉口一家医院做体检,并安排在医院附近一家旅馆休息。

4月29日,“徐哥”一伙将他转至江夏区一间旅馆,在那里他碰到了另一名打算卖肾的男青年。对方自称姓刘,23岁,来自浙江温州,无业,因缺钱卖肾。“听网上说,缺一个肾对身体没啥影响!”小刘似乎一点都不恐惧。

次日,李伟被带到一个乡村别墅。一名男医生让他侧身躺下,他觉得身后一阵剧痛,等他明白是在打麻药,后悔已来不及了。他目光呆滞望着前方,慢慢失去了知觉……手术后,李伟因痛醒来,患者家属走进来,留给他2000元红包。

5月2日,“徐哥”拿了几沓钱走近李伟:“你是要现金,还是汇款?”他气息微弱地回答:“打我卡上。”“徐哥”说:“你接下来养伤要用钱,留几千块现金吧。”之后,“徐哥”留下3000元现金,并在3日打了27000元到他卡上。

在养伤期间,李伟从两名看护人员口中得知,肾病患者买一只肾需要花40多万元。这笔钱除了供体的3万元以外,负责手术的医生得13万元、麻醉师3万元、参与的护士各1万元,其他钱则由“徐哥”等人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