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超生游击队十年东躲西藏 否认生孩给千万(4)

张艺谋一年收入2760元

多家媒体根据电影票房等数据推算张艺谋的实际收入以测算“罚金”额:低则数十万元,多则上亿元。

北京法大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李维推算,张艺谋需缴纳的社会抚养费将超过700万元。这或将是迄今为止我国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单笔最高额。

面对记者提出“为何2000年的实际收入仅有区区2760元”的质疑,张艺谋回答,这的确是他当年的真实收入。“电影导演的收入并不固定,有大年、有小年。对我来说,我常用一年多的时间磨一个剧本,在此期间,还要请好多人来写、来讨论,有时候还要倒贴钱。”

此外,在这三年中,张艺谋相继拍摄了《幸福时光》《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电影,为何没有导演酬金?对此,张艺谋解释说:“由新画面公司和珠海振戎公司投资的《幸福时光》票房很差,再加上两家投资方闹翻,我没收到酬金;就《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和《满城尽带黄金甲》,我的确签订导演合约,但当年并没拿到酬金,直到2010年才补发给我。”

张艺谋在受访时向记者出示了所有导演合同和个人银行账户明细。他说:“我愿意把所有合同、流水、缴税证明都向社会公开,给大家一个交代。”

据记者了解,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已于12月28日向张艺谋寄送《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在获取张艺谋陈述申辩等反馈意见后,将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多次超生为何能隐瞒至今?

“张艺谋超生事件”引发网民广泛质疑:多次超生为何隐瞒至今?背后到底有何隐情?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张艺谋超生绝非个案,其背后隐藏着“医院分娩记录报告制度是否完善”“非传统单位人员超生难调查”以及“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为何差异这么大”这三大疑问。

陈婷称孕检两家医院不用准生证

陈婷告诉记者,她产前在北京一家知名外资医院做孕检,而后去北京一家顶级公立医院的国际医疗部生产。“这两家医院并没有让我出具准生证(计划生育服务证),我用身份证就办理了建档和住院手续。”

记者走访北京多家医院发现,在医院待产的孕妇中,确实有不少没有办理准生证的,其中以外地户籍和自由职业者居多。北京某公立医院的产科医生说,一般来讲,只有产后需要医保报销的人才按程序登记准生证,而自费的只需登记身份证就能生产。

“遇到无准生证入院分娩的情况,医院没有向计生部门实时报告的义务,计生部门也不太可能实时监控每家医院的分娩情况,这直接导致全国每年开具的出生医学证明数量可能比实际出生人口少约200万。” 国家卫计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建议,要尽快建立健全医院分娩记录报告制度,“为人口调控提供最为准确的参考依据。”